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肥美多汁小姨子
肥美多汁小姨子

肥美多汁小姨子

和女友分手有段时间了,从用尽姿势的分手炮算起,到现在已经将近一年了。分手的理由,不值一提。那时候还小吧,随口说分,也就分了,并没有伤及感情。所以跟她,跟她的家人,也都还算不错,还偶有联络。所谓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对小姨子垂涎已久的我,时常幻想着何时能把她骑在胯下。通常情况下,一次,等于没有。但是在我心里,如果能和小姨子有一次,却等同于永远,能填补我最深埋的淫望。

  平时和小姨子联系甚少,每次一联络都像是在摸奖。这不,三两次摸奖之后,我终于中奖了。

  那是一次宿醉后的联络,那一时兴起而不抱希望的尝试,却令我正中彩头。那一声问候,终于让我对小姨子的欲念,如愿所偿。那天醒来,头疼,想前女友,想她的妹妹。于是给她们发信息,问在哪里,最近可好。女友直接回,干你屁事小姨子却回的很干脆,俩字:北京北京啊,那岂不正是我脚下的这片土地?心中一阵狂喜。

  寒暄了一阵之后,小姨子也终于有亲近之意。告诉我说,这次来北京是为了治腿,来做车祸后的最后一次手术。已经住院一周,现在已经可以自主行走了。住院太贵,住在了医院旁的酒店里。我邀她参加一个讲座,她欣然同意。我在她的楼下接她,她下楼还不太方便,我托着她,一步一步走下来,她说,感觉自己是个老佛爷。我托她时,发现厚厚的羽绒服下,身躯竟然如此瘦削,跟我印象中相差深远,可能跟住院有关吧,不过这都无所谓了。

  我从北大的西门,用自行车把她带到人大。班里的人对她也心怀好感,在结束时,还有好几个男生加了她好友。我把她送了回去,一路都在后悔为什么没在后座上个坐垫。

  一路上放着《蒲公英的约定》。于是这首歌,以后就成了关于她的记事本,成了她的专属。每次听得,都关于她的昨日重现。我穿的比较少,路上有些冷了,我让她抱住我,她开始很犹豫。我说,我在你家你曾睡过的地方,我在这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城市恰巧找到你,不都是缘分吗?你怕什么?

  她在后座上动了几下,终于搂住了我的腰。头也贴在了我的背上。

  沉默了五分钟,我终于豁出去,对她说,我听到过你做爱时的呻吟声。

  小姨子,很警觉的把抱着我的胳膊收了回去,问,何时?

  我说,有一次打电话的时候,你姐姐说她在被同班同学*奸,其实不是你姐姐被*奸,是我。是我很想边听着你的声音边插你姐姐,于是让你姐姐给你打的电话。

  后背一阵小粉拳捶来,娇嗔的说,别说了别说了,好丢人。

  我说,我听到了你自慰的娇喘,也听到了你被你老公插入后的呻吟。当时我真是兴奋啊,你知道吗?你对你一直垂涎三尺。

  她说,你们男人都是这个德行,我家那个对我姐姐也是想的要命。

  我说,如果当时你不说,我还不知道你姐姐曾经被*奸过,还被你那口子干过。正是为了这事,我们才分手了,你得补偿我啊。

  小姨子说,这跟我无关,是她自己做的,再说,你们分手并不是因为这事。

  我说,那你就舍得让你老公和别的女人乱来吗?你不吃醋?

  她说,那是没法,那阵我红杏出墙了,被他知道。闹得不可收拾,最后不得 已同意他去勾引我姐姐。本来说就只能一次,可是后来失去控制,两人偷腥成功一次之后,就经常偷偷摸摸的搞在一起,还被我撞见过。

  我趁火打劫的说,那你多亏啊,不想报复?

  小姨子说,当然报复,自那之后,我也常背着他在外面搞。甚至为了气他,专门找过很难看的,很脏的人做过。

  我觉得时机已经差不多了,就跟她说,我这么一个一直对你如此痴迷的人,现在就在你身旁,你难道要浪费这个美好的夜晚吗?

  她沉默了半天,我等着她要做怎样的决定。

  她开口,逐字斟酌的说,也不是不行,我其实也早对你有那方面的意思,从

  你去我家那次开始,就有了。

  我说,那还等什么?今晚一起放飞自我啊。

  她急忙说,不行不行,今晚不行。

   我说,怎么不行?大姨妈?

  她说,不是,反正就是不行,一定不行。明天,明天你来找我,我一切都属 于你,行不行?今晚,是一定不行。

  我说,今晚怎么就不行,你倒是说说。

  她说,别问了,不行就是不行。

  我心下纳闷,感觉可能有情况,但也知道多问无益。所以打算今晚去探个究竟。

  找了个小吃摊,买吃的,假装装忘带钱包,拿过她的钱包付钱。翻看她的门卡,1206。

  今晚,我要去看看,那里到底会发生什么。

  我送她到楼下,跟她说,早点休息,为明天的大战养精蓄锐。

  我说,那可说不准,你这鲜活的肉体晃的我满眼满脸,难说我能不能忍得住。

  小姨子得意的马尾甩上了天,说了句,馋猫。消失于酒店之中。

  等她进去十分钟后,我也就进去了,开了个她隔壁的房间。三百多,也还好,没太贵。

  我盘算着,小姨子,之所以不能让我今晚来,一定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我唯一能想到的是,她有朋友同住,或者家人同住。

  我想把她在晚上的时候虏过来,当成俘虏狠插一番,再放回去。

  我上到12楼,都没有进自己的门,就贴在她的门上,听里面的动静。

  她正在打电话,一直在说弟弟去哪儿去哪儿,说哪里好玩儿,在介绍景点。

  我想,也是啊,大周末的,姐姐来北京了,当然也要带弟弟耍耍。只是不知道她弟弟住在哪里。

  正在猜测,小姨子高声道,好好好,你在楼下等一下,我去接你。

  说话间,就听她朝门这边跑来,我赶紧躲在了一边,背对着她这边。她急急忙忙出来,门都没关好就冲下去了。

  我心想,用得着这么急吗?又不是没见过。

  不过有一想,这么急迫,说不准会有奸情。想到这里,心中一动,如获至宝,嘿嘿,今天有福了,兴许可以看到一场姐弟乱伦。

   小姨子冲下去居然忘了带门,也真是天赐良机,我闪进去,找个地方想先躲 起来。衣柜里不行,她弟弟来,可能会开。再扫视一圈,也只有床底可以藏身了。

  十分钟,她们才回来了。脚步踉踉跄跄的,好像还不止两个人。

   门开的时候,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说,这边这边,老亲她干嘛,该亲我了,于是响起一个打波的声音。

  小姨子说,你都亲热了这好几天了,还这么欲求不满的,你真是越来越骚啊。不管怎样,今天小天是我的,一会儿你就看着,不许跟我抢。

  那个熟悉的声音说,嘿,什么亲热好几天了,我俩这几天,每天转的累的不行,晚上根本没有力气折腾。不行,今天一定要雨露均沾,是不是,弟弟。

  这下我听出来了,难怪她的声音这么熟悉,这他么是我的前女友吗。再加她说的那句,弟弟,更加确定了。

  卧槽,居然发展到这种地步了吗?家里的两尊鲜活肉体,都被这个小孩儿享用过了?有两个姐姐的弟弟,真是艳福无边啊。

  听女友又说,弟弟,告诉你二姐,谁是你的第一个女人。

  一个变声期的声音说,怎么算第一个?

  二姐说,就是你的这个,第一次插的谁,这都不知道。

  弟弟说,哦,是大姐,第一次插的大姐。姐夫在咱们家住的那次。

  他还会叫我姐夫,真是一个好弟弟啊。那一刻我好想摸摸他的头。

  他的两个姐姐,听他说姐夫,也并没有打断或者纠正,而是任其自然了。

  女友得意的说,怎么样,小天从第一次就是我的,当然会更疼我一些,是不是,小天?小天不置可否。

  我听到一阵哔哔嗦嗦的声音,是她们在脱衣服,中间夹杂着嘻嘻哈哈的笑声,我偷偷看了一眼,发现她们都脱得飞快。她们好像是在比赛谁脱的更快,她们一只手脱自己,另一只手则在阻止对方脱。

  弟弟,则自己坐在床边,安静的看着她们对脱。不置一词。最后,她们差不多同时脱得赤条条的。一起朝床边跑来,把弟弟扑倒在床上。

  她们三下五除二把弟弟拔了个精光。然后两人对着弟弟的jj舔来舔去,没一会儿就淫叫连连了,听得我骨头都酥了。她们已经在说,我好想要这种话了,但是关于谁先来,两人互不相让,最后还是猜拳决定了谁先。

  因为这都是床上的光景了,我并没有看到。

  娇喘声传来,拍屁股的声音传来。一个声音说,轻点,拍的疼着呢。她们讨论着哪次被插的最爽。女友说,jj在冬天里冻一下,再插进来最爽;小姨子说,有一次老公马上回家,被邻居仓促插了一炮,虽然很害怕,但是那次好舒服。过了一会儿,床剧烈动起来,我偷偷看了下,原来两个姐姐都躺好,弟弟在两个人身上换着插,真是太特么的爽了。我也好想遇到这样的并排啊,又是姐妹花,简直是一场人生的盛宴。

  最后弟弟,射进了女友的里面,倒头就沉沉的睡去了。

  姐姐两个,又说了会儿话。

  小姨子说,猜,我今天见到谁了?

  女友说,谁?

  小姨子说,你前夫。

  女友说,你才前夫呢,我前男友好不好。他怎么样现在,过得好吗?

  看来还是关心我的,心中竟然陡然一酸。

  小姨子说,好好好,不仅好,还约我打炮呢,这色狼。

  女友说,他一直对你垂涎三尺,我知道的,你老公对我不也是如此吗?

  小姨子说,他约的我明天,明天,我替你好好教训他。

  女友哈哈一笑说,你用什么教训他?

  小姨子说,明知故问。

  女友说,那叫教训?那叫投怀送抱好不好?

  小姨子说,看我不掏空他,帮你报仇。

  女友说,行啦,又不是什么仇人,报什么仇?

  弟弟的呼噜声想起了。

  我发短信,给小姨子说,我也住在酒店了,1108,你在哪儿?

  小姨子看到短信说,说曹操,曹操就到。这不这色狼现在就急不可耐的想来干我了。

  女友问,在哪儿?

  小姨子说,在下一层。刚才被弟弟插的还没尽兴,我要去会会他。

  怎么样,你也想重温下旧情吗?

  女友说,呸,谁要重温旧情了。不过他和我在一起时,一直想同时插我和你,想3p、双飞,想的发疯,今晚我们倒是可以去成全他。

  走,小姨子说。给我发了短信,说马上过去。

  说着她们都穿起了衣服。然后出去了。

  我估摸着,有三分钟了,她们应该已经下到11层楼了。

  于是从床下轻轻爬出来,发现地上散着两个内裤,两个胸衣,看来她们是空心出去的啊。

  我抓起两个内裤闻了下,不一样的骚,但同样的湿成一片。

  扔在地上,就回临屋了。

  然后发短信,告诉小姨子说,我看错了门牌号,其实是1208。

  我开着门等她们,自己则躺在床上休息,竟然不知不觉间睡去了。

  后来发觉jj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所在,才惊觉醒来,裤子被脱了我都没有察觉到。

  两个长发的女人,在我胯下为我口交,这场面还着实下了我一跳。第一反应是有女鬼在吸我阳气吗?十秒钟中,我没敢动。后来终于鼓足勇气,用手去撩她们的头发,还好,并不是女鬼,是小姨子和她姐姐来了。我心头长长舒了一口气。

  女友说,你心心念念的小姨子,今天终于上了你的床,而且还是双飞,感觉如何?并且,没想到吧,我也在。

  我心中大乐,说,没想到,双更完美了,这个世界上再没有比这更好的事了。

  女友说,都分手了,还给你带来这么好的福利,真是便宜你了。

  我看了下时间,都凌晨2点了。

  我说,卧槽,我发消息让过来的时候,才刚12点多,怎么过了这么久才来?

  小姨子说,你知道你说的1108是个什么地方吗?简直就是个欲望之窟,里面睡着三只色狼,都二十来岁年纪。听我们敲门后,把我们拉进屋里,看我和姐姐都没有穿内裤和胸衣,以为我俩是小姐,可是把我俩好好的奸淫了一番。

  女友说,所幸那三个小伙子可能还都是处男,并没有其他姿势。我和你小姨子就躺好,任他们怎么操干,只是不动,我和妹妹商量说,保留点体力,一会儿还要过来疼你。

  小姨子说,那三只牲口,也真是猛,就这么躺着让他们楞操,他们居然都干了我俩一个小时,搞得我下面都肿了。最后每人在我们里面发射了两三次,才放我们走了。

  女友说,装小姐就装到底,临走向她们收费,每人象征性的要了500块。又说,我俩满身满脸,整个阴道里都是精液,很难受,刚才回去好好洗了一遍,才过来找你的。

  我有些恶心,又有些怜惜,对她们说,你们累不累,累就先去睡,咱们明天也行。

  女友说,不行,必须今晚。第一、想要双飞的,不只是你一个,我和你小姨子也想双飞一会,曾经商量过这个事,选来选去,觉得你最适合。弟弟的话,还小,妹夫的话,为人又假正经,你这个浪一点的煞笔是最佳人选。第二、夜长梦多,你知道吗?一个闪失,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再说,我们两个屁颠屁颠的赶过来,想跟你爽一炮,你他妈忍心把我们原样退回吗?但我们是包邮的淘宝贱货吗?

  我心中有些洁癖,要插一个刚才被内射过的身体,总觉得怪怪的。但看她们如此坚持,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转而一想,这刚被插过好几轮的姐妹,辗转数处,来到我这里,里面还裹挟着别人的精液,其实也挺令人兴奋的。

  我心中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倾向,女友我已经肏过很多遍了,所以今天的正餐,一定是小姨子,而女友只是配菜。如果女友缠的脱不开,也只能随便在她那里捅上几下,敷衍了事。

  我拉了一下小姨子的开间儿长衫,因为没有系扣,长衫失去平衡,平顺的滑了下去,这一片布滑下去之后,小姨子身上就再无片缕。
她胸部相较于她姐姐显得十分硕大,那双腿间的一湾黑色也更加茂盛。我抚摸了一下她的腹部,爽滑平整,心中一阵暗爽。

  小姨子说,虽然生了小孩儿,可是我是真的生出来哦,哈哈。所以腹部并没有针线缝合的痕迹。怎么样,摸起来舒服吗?

  我说,不是舒服不舒服的问题,你这里面本来有一个生命,而这个生命就是靠我们一会儿要做的事情产生的,我想到这个,就觉得很刺激,很想让你给我生个猴子。

  小姨子突然抬起头来,问我,想操我吗?

  我说,想小姨子拢了拢头发,说,来吧。

  女友说,别光摸她啊,还没有摸我呢,说着把自己脱光凑了过来,我也象征性的在她的阴部摸了几下,潦草交差。

  小姨子,边自己摸着自己的下面,边问我,想怎么操?我在上面还是你在上面?

  我说,坐上来,自己动。

  小姨子说,你就不想先仔细看看我下面吗?我的可是要比姐姐的好看很多。

  是吧姐姐?

  女友不满的说,好看有什么用,不都是让肏的?

  我说,好看当然管用,脸好看亲起来爽,下面好看操起来爽,怎么能说不管用。

  女友恨恨的说,那你是嫌我下面不好看?

  我说,我们都分开了,嫌弃不嫌弃的,还顾忌这个干嘛?再说,你长得好看,这不就扯平了吗?

  女友依旧不满的说,我不管,反正你就是嫌弃我下面不好看了。

  我不再理会,托着小姨子的腰,慢慢放下来,小姨子的手伸下来,拨着我的jj,让我的头儿对准了她自己的阴道入口儿。我接触到想要进去的地方之后,把托着小姨子屁股的双手松开,她腰身缓缓下沉,几次尝试之后,我终于进入了她的最深处。她刚才丝丝层层的嘤咛,也终于在满足之后,变成了长舒一口气。

  这就是小姨子最隐秘的地方,如今我终于进来了。这个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心驰神往的地界,今天终我终于以最肮脏的方式,入侵到了她的腹地。

  如今我在她体内,腹背受敌,然而孤军深入又后无援军的我,却丝毫不怯战,反而越战越勇。我在她的四面包夹中,杀进杀出,如入无人之境。

  我感受的到,我进入时,她对我的一层层挤压,她腔内的肉绵绵无绝,从来不会有通关之后一路畅通的感觉,不管是插入和抽出,都能感受到挤压,而这份挤压,是她姐姐的阴道无法给予的。

  她这样耸动了一会儿,虽然也很享受,但毕竟无法激烈。于是,我让她躺倒,自己翻身爬起来,盯在她的下面熟视良久,还算好看,并且果然是个馒头逼啊!与我的猜测暗合的很好。

  我起身,把jj又一次送了进去,这个姿势的插入和刚才的感觉不尽相同,好肥好嫩,好湿好滑。曾经的猜想,肥美多汁,分毫不差。这个有史以来,最令我无法忘怀的美味,下身终于被我贯穿了,我下面那根最丑陋、最喜欢窒息于女人阴道的东西,终于侵入了小姨子的最私密处。心理上的满足,生理上的快感,在这时都达到了极高点。

  我像一头猛兽,开始以最大幅度、最高频率,在小姨子的身体里,疯狂抽插。

  小姨子也无法克制的高声浪叫起来。

  女友这时双眼迷离,一手摸着自己的上身,一手插入她自己的阴道,开始低声的嘤咛,配合这小姨子高调的叫床声,这一唱一和的感觉,真是要棒出天际。

  女友看到我如此疯狂的举动,不爽的说,几百年没有肏过女人了?居然疯狂成这样,怎么跟我做时,从来不曾这么卖力?

  我不理会,继续奋力的插小姨子。

  女友继续说,别只干我妹妹啊,我也是个大活人,看不到我下面已经洪水泛滥了,也让我满足一下啊,当我是摆设吗?

  我依然不管,身下被我操的气息混乱,大声浪叫的小骚包,由于我动作太激烈,已经全身一片潮红了,失去理智的用力抓着我的上身,指甲不时抠到我,但我没有时间阻止这种事,只知道拼尽全力的干身下的这只。


  五分钟,爽是太爽了,不过也太累了,我动作缓了下来,全身已经渗出了汗珠。

  小姨子也终于恢复了理智,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带着她那傲人的胸部一阵耸动,看着都是赏心悦目,我把双手伸上去,抓住她的双乳,揉搓起来。jj则停在她的阴道里,歇了一会儿。

  这空档,小姨子终于恢复了理智,说,姐夫你也太猛了,刚才被你肏的真是爽死了,真的是从来从来没有被这么肏过,你也真是太厉害了。舒服死我了,我还以为我要死了,被你插的都快没意识了。

  女友有些生气的说,才不是,他肏我时从来没有这么勇猛过,今天之所以能干的这么带劲,还不是因为他这几年一直想操你,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不都是屄吗?肏哪个不一样?用得着这么激动吗?

  小姨子又大呼了几口气,说,那可不一样,就你刚才的模样,姐夫因为在操我,没有太多反应。但如果是我那口子,他绝对就受不了了,要是让他在这种情形下操起你来,肯定也是这般疾风骤雨的。

  小姨子接着说,就算是在平日里,他看到你后,晚上肏我都分外有力,你就是他的春药,想到就能起效。

  女友有些懊恼又有些生气的说,早知道这样,双飞的人就不选你了,搞得我不上不下的,我这么想要,里面痒的要死,你就知道一门心思肏她,我当你的女人这好几年,你就不能疼我一下吗?

  我对小姨子的欲念,还没有发泄完。对她说别急,今晚一定会射在你里面的,只是现在还时机未到,让我再好好玩儿一会儿你妹妹。

  我对这小姨子的双唇亲了上去,小姨子非常配合的迎接我的舌头,她的舌头也伸进了我的嘴里,两条舌头彼此交缠,我的唾液不受控制的,好多流进了她的嘴里,她不时咕噜咽一口唾液进去,听起来无比淫靡。

  体力有些恢复了,我再一次抽插起来,这次插的比较缓慢,缓慢了就容易有节奏感,小姨子也发出了有节奏的呻吟。我插入的时候,她啊……的轻喊一声,抽出的时候则用鼻子嗯……的长舒一口气。

  jj一直埋在小姨子的阴道里,胸膛压在她的两坨软肉上,我双手捧着她的头,想把她吃进去一样的湿吻。如果刚才的情景是狂风暴雨,现在则算得上风光旖旎。

  女友越来越不满,情绪越来越差,开始肆意捣乱,她怒火上来,早已经不自慰了,她在后面推住我的屁股,让我插的很费劲,根本撤不出去。

  我没好气的喝她,你干嘛?

  她也非常生气的说,既然你不让我舒服,你也别想好好享受。

  她妹妹此时也正在兴头上,突然我不动了,她的阴道也少了很多刺激。

  小姨子圆场说,男人的兴头肯定都在别的女人身上,有别的女人时,注意力能在自己女人身上才叫奇怪,所以也怪不得姐夫。姐姐,这样吧,下次我们再和我那口子来一次双飞,他肯定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操到你脚软。

  女友想了一下说,不许反悔,拉勾。

  她们两个达成共识之后,女友情绪才稍微好了点,开始配合着我插入她妹妹的节奏,一下一下的推着我的后背。

  直到这时,我才发现了双飞的真正乐趣,对小姨子的痴迷,在这一通肏干之后,可以满足的都满足了,终于不再像刚才一样,不再那样痴迷了。终极幻想,一旦达成,就不再是幻想了。

  于是我对女友说,不用推了,你也躺过来吧,我把你们两个一起插。

  女友赌气的说,谁稀罕给你插。但身体还是很老实的躺了过来,并且,动作迅猛。

  此时的我才终于恢复了意识,也是觉得刚才情景确实有些过,有些对不起女友。

  从小姨子阴道里撤出来,摸了一把女友的下面,好湿,我对准,一下挺了进去。

  曾经所有的意淫,都是这个感觉,都是插入女友的阴道的感觉,因为到那时为止,我还只进入过她一个人的身体。插入女友的感觉,才是我最熟悉的感觉,女友的阴道,才是真正曾经属于我的阴道。

  我对刚才晾了她那么久,满心愧疚,看了一眼她的表情,等了好久的她,现在终于被塞满了,舒服的双眼紧闭,头往后仰。

  我上去亲吻她,竟然看到了她眼角有泪水溢出。

  不知是怪罪的眼泪,还是终于满足后舒服的眼泪。

  但这都无所谓了,总归是因我而起的眼泪。我想起曾经两人彼此之间全心交付,心里突然不是滋味,轻轻的在她的唇上印了上去。

  小姨子看到这一幕后,酸酸的说,说到底,姐夫心里在乎的还是你,他对我一点都不怜惜,不管是上面还是上面,都是一顿猛插猛亲,对你却这么柔情。对他来说,我只是个令他亢奋的肉体,只是他发泄欲望的工具,而你,才是他心中的那个心爱的女人。

  女友面带得意的说,别这么说,也许他只是累了。没有力气像肏你那样肏我了,然后一脸宠溺的看着我,问道,是不是?

  我说,不用纠结这个,我们今天不谈感情。

  随后的那段时间里,我像是一个机械兽,从左挪到右,再从右挪到左,插插这个,插插那个,两个阴道的感觉,给人的触感,差别真是太大了。

  以至于后来,我都不把精力放在插入抽出所能带来的快感上了,而是专心体会,小姨子的阴道内在构造到底和女友的有什么不同,而这种不同的内在构造,带给我的感受,又有何变化。

  后面的抽插,精力主要用在了区分她俩的不同上。

  我让她们两个抱在一起亲吻,这样他们的阴户贴在一起,可以距离更近一些,我换着插也就更加方便了。

  我问她们,你们平时交流多么?

  小姨子说,挺多啊。

  我说,你们都是交流什么?

  小姨子说,很多啊,工作生活,日常琐事,甚至和你正在做的这种事。

  我说,你们今天有了一种新的交流。

  小姨子说,你是说关于同一个男人的感觉吗?

  我说,比这更细一些,更形象一些,你们今天交流了很多淫水。

  女友说,这还真是,刚才在下面被那几个毛小伙儿肏的时候,肏到后来,我的水流的不够,里面都干了。干我的那个人,想到了一个办法,让我觉得非常刺激。

  他在我的里面操着操着,感觉到了我里面变的有些干了之后,他本来想用口水,但是我觉得有些脏,不让他吐口水,但是他们又不可能有润滑油。又这样插了一会儿,我俩都觉得很不舒服。

  我笑着说,都让人家把精液射进去了,你倒来嫌弃口水,真是轻重不分啊。

  女友说,被操被射进来,是不能避免的,但是口水这事可以避免。

  小姨子接过话说,我们两个本来是并排躺着,被他们其中的两个,一起肏干。

  肏姐姐的那个人,看我我这边肏的这么带劲,问,你肏的这个逼,还有水吗?那人说,有啊,并且水很多。肏姐姐的那个,嘿嘿一笑,计上心头。

  他们低声交流了几句,然后哈哈一笑。两人把jb都从我俩的阴道里抽了出来。然后搬动我们的身体,让我们阴户对阴户躺着,他们则用jb把我的淫水,一股一股的往姐姐的逼里拨。

  拨了一阵,感觉拨过去的淫水够用了,又把我俩摆成原来的姿势,继续肏.女友补充说,我当时感到头皮发麻,心中非常兴奋,居然还能这么玩儿。

  小姨子说,可不是,我也兴奋的不行,后来没被插多久就高潮了。

  我不太高兴的说,呵呵,我本来是想说,我在个阴道里插几下,那个阴道里插几下,把淫液来回带,没想到你们玩儿的比这个大多了。

  女友说,那还不一样,刚才跟他们玩儿是单行道,淫水只是从妹妹那到我这。

  现在你这来回换着插,淫液来回带,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淫液交流。

  想想也对。这时候,我的力气已经全部恢复了,又开始在两人的阴道里大力抽插起来。

  我让他们数数,每人插一百下,最后在谁那儿射的,我赏她一身衣服。

  于是两人用尽浑身解数,一边浪叫,一边有意的把阴道收紧。

  我心中还是有所倾向的,四五次交换之后,我终于射在了小姨子的最深处。

  女友有些不满,说,我就知道你会射在这个骚逼里面。不公平。我说,别不高兴,一人买一件衣服,刚才那么说,不过是为了好玩儿。我力战二女,已经很累了,于是就躺下了。

  姐妹俩来到我的胯间,用舌头把包皮里面的精液,和还在缓缓渗出的精液,清理干净。又吞吐了一会儿,看我实在太累了。就披上衣服,夹着被我射进去的精液,轻声离开了。

  我在心满意足中,沉沉睡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