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律政淫娃
律政淫娃

律政淫娃

春节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佳节。每到这时候,家家户户都要聚在一起吃团圆饭。所以大年三十这一天,虽然还没有下班,深圳市的各个机关事业单位已是人去楼空。

  但是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办公室里,却还有二个人。一男一女,男的约有五十岁,长着一副领导模样。女的看上去似乎年轻许多,大约三十多岁,不但面貌姣好,还拥有一副魔鬼般的好身材,前凸后翘,胸大臀圆。是那种男人一看心就慌得想伸手摸,一摸就想死命蹂躏的丰满。

  要命的是,此女如此丰满,穿着却显得过于单薄了点。上身就一件淡紫色的无袖透视衬衣,让人一眼就能看到里面黑色的半杯式雷丝胸罩。巨大乳房将衬衣高高顶起,大半个乳房都露了出来,无论从正面大开的V字领口还是从左右空洞的袖口都不难看到她那半球形的丰满。

  而下身只有一条黑色包臀裙,短裙很短,比起一般的超短裙还要短上几分,只要一摆动她那优美的大腿,臀部和大腿之间的折痕都能看见。

这两人坐在沙发上,女的从坤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男的。

“院长,过年了,这是我们主任的一点小意思,请您笑纳。”

男的接过购物卡,顺手插进女人的乳沟里。“小娟,你知道我不缺这些,我缺得是这个”说完男的抱着女的,不断上下的抚摸女的躯体,同时亲吻其粉颈,而女的娇羞满面,媚眼如丝,小嘴吹气如兰。

  “啊!院长……,您别这样……弄得人家好痒……”女人嘴里拒绝着,可是手却将插在乳沟里的银行卡拿出来放进了包里。

  男的一看,立刻将双手动作一变,一手搂住女的细腰,一手伸入露胸的衣领内,握住肥大的乳房摸揉起来,嘴里说道:“那就让我给宝贝止止痒吧?”

  女的被吻得全身酥软万分,双乳抖动,于是附在男的耳根上娇声细语的道:“啊!院长……别摸了!痒死了,人家受不了了……”

  男的硬是充耳不闻,一手继续搓弄她的乳房,另一只手毫不客气地翻开了裙摆,伸入三角裤内,摸着了饱满的屄,屄口已湿淋淋的,再捏揉阴核一阵,淫水顺流而出。

  女的被挑逗得媚眼如丝,艳唇抖动,周身火热酥痒,娇喘道:“别再挑逗我了,骚屄痒死了……我要大……大鸡巴肏我……”毫无疑问,屋内这对男女的行为,显然是在权色交易!

没错,男的,就是这间办公室的主人法院院长方辉;女的,是银城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张晓娟。

“小骚货,看我不操死你”说着话,方辉的左手也攀上张晓娟令一侧的奶子,双手同时使劲揉捏着,那架势好象要将这两个半球碾粹一般。

  莫看方辉五十来岁的人了,身体却又高大又强壮。胯下之物也慢慢抬头,顶在张晓娟丰满的翘臀之上。

  张晓娟此时在方辉又是揉胸,又是亲吻下,早已经情动,感觉到方辉的阴茎正在勃起,随即反手抓住,也开始轻一下重一下地揉捏起来。

  “不要弄了,人家都出水了。”张晓娟嘴上说着不要,手上可动得更快了。

  “骚货,我要是真的停了,恐怕通奸就变成*奸了。你说是不是?”方辉感觉到张晓娟的乳头已经充血坚挺,于是捉狭地用手指重重的捏了一下右乳头。

  “啊!”一声尖叫,张晓娟好象是真的被捏痛了,在方辉的怀中猛然挣扎了下。由于两人都是站着的,张晓娟又穿着十五厘米的高跟鞋,一个趔趄下,险些没有摔倒,幸好方辉身材高大,双手同时用力,就这么握着儿媳的两个巨大乳房,将她硬生生拉了起来。

  “对不起,真的弄痛了?”方辉爱怜地吻了吻张晓娟的颈项,疼惜地问道。

  “不是啦,是刚才你将我奶水捏出来了。”

   方辉问道:“你还在哺乳期啊?”

张晓娟问道:“怎么,不喜欢生过孩子的”

  张晓娟猛然转身摆脱方辉的双手,面对着他解开衬衣,伸手掏出两个沉甸甸的巨大乳房,轻轻擦拭上面的乳汁。

  不得不说,张晓娟这对乳房可谓极品,大,白,嫩,而且不要看她生了孩子了,乳房却并不松弛下垂,乳头也近肉色,不是很黑,看得方辉是口涎长流。

  “好晓娟,我是觉得流掉怪可惜的,让我帮你吃了吧”方辉诚恳地说道。

  “扑哧!”张晓娟见方辉那既色又涎的样子,突然笑出声来。

  “乖晓娟,反正流了也白流,不如让我吃了,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方辉见张晓娟媚眼含春,并不反对,于是双手捧住她的右乳,低头恨狠地叼了张晓娟右乳头一口,然后咂吧了下嘴道:“真香,我可真福气啊,有这么香甜的母乳喝。”

  张晓娟晃了晃胸前巨大的乳房,只见两个大乳房晃荡了两下,荡起一片乳浪,随即就停了下来,显示出它的坚挺。呵呵,难得你有如此好乳,不要浪费了,让我吸两口。“方辉避重就轻地说道,说完也不等张晓娟开口,就先斩后奏地左一口右一口地狂吸起来。

  方辉吸够了奶子,见奶水还是喷个不停,阴茎陡然翘高了不少,已经完全达到进入的标准。

  张晓娟也是欲火狂烧,阴道的水比奶水还多,已经开始顺着丝袜流下,于是急不可耐地推开方辉走到办公桌前,扑在桌上,将两个巨大的乳房压得奶汁狂射,却毫不理会地捞起短裙。

  只见超短的黑裙下什么也没穿,一个丰满高凸阴唇略有外翻,却仍然严实合缝,除了在穴口处有点微黑外,其他地方仍然是那么红艳。特别是她的阴蒂,冲血之下,有一节小指大小,既红且艳,高凸于整个阴唇前端。

  张晓娟并非白虎,阴部却没有丝毫毛发,显然是用高级脱毛剂处理过的。不过此时这个并不是重点,已经性趣昂然的她摆好姿势。

看着性感淫荡的张晓娟爬在自己办公桌上,十五厘米的高跟鞋和细腻黑色真丝袜将她原本修长的双腿显得更加诱人,而高高翘起丰满的肥臀上,仿佛靶心一样的肥厚阴唇也慢慢张开。

方辉再也忍耐不住,以比他当年当兵时脱衣服还快得多的速度将裤子拔了个精光,三步并做两步,来到张晓娟身后,伸手抬起涨得青筋爆露阴茎狠狠往略黑的靶心一送。

  “扑哧”粗超过三厘米,长有十七厘米的阴茎一杆到底,溅出浪水三两滴,引得两人同时闷哼一声,随后又双双长吐一口浊气,仿佛完成了一件惊险刺激的排爆任务一样。随后俩人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足有半分钟,方辉才开始徐徐抽送起来。

  “啊!好烫啊,用力……用力操,操出……水了!”

  “骚货,看我不操死你。”方辉一边疯狂挺动腰臀,死命抽插,一边说着淫话,但毕竟年纪大了,强烈运动下说话都有些喘了。

  狠命的几十抽后,两人突发的激情暂时得到了满足,张晓娟见方辉有点喘,就说道:“累了吧?我们到沙发上去吧!”

  “怎么,嫌我老了?我只是见你骚得快燃起火来,狠抽你几下,给你降降火。”

  方辉最不服老,见张晓娟这样说,有些不满地狠狠顶了她几下,这才细抽慢磨起来。

  张晓娟知道方辉的脾气,于是不再多说,只是哼哼唧唧窨淫叫助兴。

  由于张晓娟整个身体都压在办公桌上,方辉抓不到她巨大的乳房,于是就一边操穴一边玩着丰满浑圆的屁股,又撮又揉,时不时地还用手指抠抠她的肛门,却过门而不入,反而将张晓娟刺激得一颤一颤得,引得她的阴道也剧烈地收放着,夹得方辉的阴茎要多舒服有多舒服。

  两人可谓经验丰富,都知道细磨慢熬才最尽兴,于是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操了起来。

  五六分钟后,张晓娟已经是淫水长流,乳白色的淫水顺着浑圆大腿浸湿了黑色丝袜,一路流下,开出一道手指宽的水路转眼间没入高跟鞋之中。许是站得累了,还是淫水浸透到高跟鞋中,张晓娟站不住了,高声叫道:“我……,我不行了,站……,站不稳了,我们到……到沙发上去操吧。”

  “恩,我也操累了,到沙发上去,你坐我腿上操。”方辉也累了,于是不再坚持,猛然抽出阴茎,带出几滴淫液后伸手“啪”地一声在张晓娟的肥臀上就是一巴掌,说道:“骚货,真经操啊!”

  “恩哼!”张晓娟娇哼一声道:“老色鬼,我要不经操还不早就被人日死了,你今天可就没操的了。”

  两人说着话,转战到双人沙发上。方辉坐在沙发上,身体微斜,却将一个大鸡巴高高挺起。张晓娟将短裙撩起,长腿分开跨坐上去,不偏不斜,正好将骚逼对准高高挺起,马眼怒睁的龟头,身子一沉,就将粗大的鸡巴吞没。

  “恩……,啊!真舒服死了!”张晓娟得了自由,体力也正充沛,所以上马就高速地耸动起她那丰满的屁股,将方辉粗大的阴茎不停吞进吐出,时不时地还左右摇晃两下。

  方辉此时处于被动,但他也没闲着,一会儿不时地抱着张晓娟的肥臀一阵猛摇,帮助她加速套动的速度,一会儿又捧起眼前高抛低落的巨大乳房,左一口右一口地吮吸乳头,玩得不亦乐乎,兴起时还狠狠地抽打几下肥硕乳房,将乳房打得微微红肿起来,更溅得满脸乳汁流淌。

  张晓娟却不在意,只是恩恩啊啊地叫,她正是狼虎年龄,加上身体成熟丰满,对性的要求特别大,需要的刺激自然要强烈些,所以她对方辉的粗暴不但不反感,反而觉得更加舒服。

  一时间满屋子里淫声荡语,鸡巴进出的扑哧声,臀股相击啪啪声,掌击巨乳的劈啪声如同伴奏的音乐,悠扬地为二人的浪叫合音。

  更有炙热体温下散发出来的汗水味和淫水精液特有的腥味在屋子中弥漫开来,刺激着两人的性趣,令两人更加疯狂。转眼间,两人就将达到高潮。

  “使劲……,快……快……到了,您来……来了吗?”张晓娟已经感觉到高潮的来临,但是她今天是特意来搞定方辉的,自然不会自顾自先丢了了事,所以她一直控制着,希望等到方辉一起。

  “骚屄!我也快到了,来,我们换一下,让我最后给你来个狠的。”方辉知道女人高潮的时候非常无力,而且他也休息得够多时间,体力得到大大恢复,加上高潮将临,急需发泄,所以两人立刻攻守互易,变成张晓娟在下,将阴部高高挺起,准备接受方辉的狂风暴雨。

  方辉转身站在张晓娟胯间,伸手将丝袜美腿抗在双肩上,整个身体就压向张晓娟的身体,直到将她两条美腿压得贴住她的巨乳,这才亲了她一口道:“骚货,看我不操死你。”

  张晓娟娇哼一声,伸手摸住方辉的粗大阴茎,把它带到抵住阴道口后淫吼道:“老东西,日进来,有本事你日死我。”

  “吼!”方辉狂叫一声,腰板一沉,啪,撞得张晓娟胯部猛然下沉,而粗大的鸡巴自然也深深日进了她的逼里。随即他又猛地一抽,这一抽正好将龟头露出阴道一半,然后再次狠狠地日了进去。

  这就显出方辉的操逼经验来了,要知道沙发是有弹性的,抽出阴茎的时候张晓娟的身体会回升,抽出去少了达不到狠插的目的,而抽多了又很容易将阴茎整个抽出,难以达到持续猛抽狠插的目的。

  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作为老淫民的方辉,又怎会犯如此错误,所以此时就出现了如此激动人心的一幕。

  方辉一棒子狠狠日下去,同时将张晓娟的胯压得猛然沉下,咋一看似乎是被他的鸡巴插得塌陷了一般。随后高高拔出,张晓娟的胯又猛然升起,如同被阴茎提起来一般。高频率地抽插下,两人身体就象连在一起的永动球体,撞开,合拢,又撞开,再合拢,仿佛再也不会停止。

  “哦……!哦,哦……!操死我了!”张晓娟知道两人都快高潮来临,继续刺激方辉的情欲。

  两人毕竟是人体,并不是真的永动机,在快速抽插下,方辉的体力剧烈地消耗着,很快就汗流直下,气喘如牛。但好在两人追求的并不是永远这样抽插下去,而是为了人生最美妙的颤动。

  这一刻,在方辉数十下抽插中很快就来临了,随着他猛喝几声,爆涨欲裂的阴茎终于如同洪水决堤一般,一收一放,一涨一缩,一股股炙热滚烫的精液激射而出,股股都击打在身下张晓娟微微张开的子宫口,烫得张晓娟也“啊啊!”乱叫,随即如同发出死亡前的最后反击一般,一股温热的滑液激喷而出,狠狠撞向方辉的龟头。这一刻,张晓娟也达到了高潮。

  “哦……!”方辉已经再也没有反击之力,被这股热流一击,舒服得差点被过气去,身体一软,就扑倒在张晓娟的身体上。虽然浑身无力,但性事丰富的方辉仍然一边喘息,一边揉捏着张晓娟的一个乳头,慢慢享受高潮后的余韵。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