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我的初衷
我的初衷

我的初衷



大二上学期放假前,学校通知我们下学期将要换寝,将我们现在所住的新寝室换给我们校由其他校区转过来的新生,而我们将搬入老的8人寝,据说能不能还不一定能够和自己班的同学一寝。学校的这一举动让我们兄弟四人十分不爽,所以在放假前决定在校外租一处房子住,同时可以尝试利用暑假找一些打工的机会,就不回家了。

我们哥几个没有费太大力气就说服了自己家里的人,当我把这个想法告诉玲玲时她却为难了,玲玲是家中的独女,而且还挺想家里人的,想利用假期回家去看看,没有办法,我只能支持她的决定,并且一再嘱咐早些回来。

在放假的前几天,我和老二找了学校旁边的一套四居室,是学校的一个退休老教授的房子,由于孩子出国准备去孩子那待几年,这边的房子就委托亲属代为出租,所以我们已很优惠的价格租到了这套房子,并且签订了一年的协议。在放假的前几天,我们四个搬家、购置日常用品,找短工的工作机会,忙的真是不亦乐乎,就在我们几个刚刚找了一份商业活动的短期促销后不久,玲玲来电话了,告诉我她这几天马上就回来,这个意外的消息让我惊喜异常。

接到电话后的第三天,玲玲回到了学校,她和家里说要在这边报一个外语加强班,家里肯定会支持她的这一决定,并且还给了她一些额外的生活费,要她在这边关照好自己的身体。玲玲回来时,正赶上我们这个商业活动的尾期,也正是活动的高潮阶段,我们四个天天忙的累的要死,把钥匙给了玲玲后也就不再管她了,玲玲闲来无事,就帮助我们把新宿舍收拾的井井有条,并且晚上做好饭等着我们回来吃。

第一天回来吃到玲玲做的饭,老四差点哭出来,这可把我们吓的够呛,我们几个追问其原因,老四才支支吾吾的说出:自己一心想找一个能够做贤内助的女孩子,却没有找到,看到玲玲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心理很是着急。听到老四的解释,大家都笑的不行了,而我在高兴的同时,心内又多了一丝自豪。

我们所参加的商业活动在高潮后也成功落幕了,活动获得了圆满成功,我们四个人成功领到了自己辛苦努力所换来的回报。那天结束后我们并没有急着回住处,而是一起上了街,我用我的这份报酬给玲玲买一条项链,这是上次我陪他逛街时玲玲看中的,却因为价格太高没有舍得去买,我想用我这份自己努力换来的报酬来换取这个礼物,他们三个也决定送玲玲一个小礼物,来对玲玲这几天对我们的照顾表示感谢。

在我们买好东西后,大家有买了好多酒菜,准备晚上一起庆祝一下,老三别出心裁,除了买一瓶香槟外还买了两瓶白兰地。白兰地这个东西以前我喝过一次,味道极其清香,酒劲却是不小,很容易喝醉,但是大家心情都这么好,索性就放开一次。

我们提前回到家里,显然玲玲还没有准备好,穿着睡衣在整理房间,刚刚洗过澡的头发还湿漉漉的,对我们提前回家显得十分惊讶,我们把情况简单的告诉了她一下,并且把我们准备的礼物都拿了出来。当我把项链带到玲玲脖子上的时候,玲玲的眼泪流下来了,玲玲不是第一次在我面前流泪了,但是我知道这次是幸福的眼泪,我也暗自发誓:我不能在让玲玲流伤心的眼泪了。

我们几个分别的洗了个澡,把身上的臭汗冲掉,以十足的精力迎接晚上的聚餐,用来庆祝我们这一阶段的成功。离开学校的寝室后确实自由了很多,我们不禁后悔没有提前搬出来住。

我最后洗的澡,等我冲完出来后大家正在忙忙活活的摆桌子放酒菜,我看到玲玲弯着腰不知在那里干什么。我走到跟前才发现,原来是老三在那里准备开香槟,玲玲由于很好奇弯着腰在旁边看,但是由于太专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吊带式睡裙已经全部敞开,正在让老三的眼睛吃冰激凌呢。老三突然看到我出现旁边,表情显得很尴尬,一时不知怎么办好,我并不想打破这种和谐的局面,冲着老三笑笑,用我的眼神告诉他:没关系,自己兄弟。

「宴会」很快便开始了,大家快乐的谈论着这阶段工作的心得以及所见所闻,玲玲也融入了我们之中,并且不时的提出一些自己的观点。我们把香槟和白兰地掺杂在一起喝,这样香槟的香甜就能够掩盖住白兰地微微的苦涩,香槟的气泡还是白兰地变得十分爽口,但是弊端就是醉的太快了。

大家吃完后桌子放在那里不管了,直接转战到的房间。由于玲玲要来我这里住,所以大家把最大的一间主卧室让给我们,我也不和大家客气,不过大家也经常在我房间的大床上聊天。我坐在最里面靠着墙,玲玲靠在我的身上,剩下他们三个围着一起坐下了。

两瓶白兰地喝完了,大家就都晕晕的了,大家的话题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转到了自己的身上,老四向来快人快语,指着老二舌头有些发硬的说道:「二哥,咱俩真……他妈的赔……大学都两年了,还……还没女朋友……」说完老二又指着老三说:「老三,我最不服你,你……凭啥就能和那么多女的鬼混,你看看人家大哥,就和小玲处,多专一,你把你那些分给我和二哥几个,你也他妈的专一点!!」

很显然,老四对老三的行为不认可,老三也并没有反驳,而是看着玲玲叹了一口气,说道:「唉……和我混那些女的有一个能赶上小玲的,我早就把剩下那些都开了……」

玲玲听到这里用一个感激的眼神看着老三说:「三哥,快别这么说……」

老三继续的说着:「我知道她们那些和我在一起的女孩并不是专一的对我,就比如小玲她们系的媛媛,她就同时和好几个男生来往,还有……」老三一口气说了和他交往的那些女孩子的事情,听得玲玲也是长大了嘴。

老二打断了他的话:「老三,你说别的没用,你就说你干了没有吧!!」

老三没想到平时不吱声的老二关键时候说的话真是有力度,低着头嘿嘿的笑道:「干了,都干过……」

看来大家也都没有把玲玲当作外人,在她面前说话也一点都不避讳,老四这时笑嘻嘻的凑过来说:「真的假的三哥,那么多女生你全都有过?呵呵呵……不是兄弟看不起你,就你这单薄的体格哪有哪种体力。兄弟我在这不是吹牛,兄弟我做爱一口气45分钟都不用换姿势……」

老四的话我确实相信,老四从小就是田径项目体育生,成绩在校内也是小有名气的,当初也是因为这个特长才被招入我们学校,而且体力特别好,我们打过篮球后他还能继续去进行训练。

老三却对老四的话嗤之以鼻:「老三,你以为男女之间做爱就是打桩呀……」说道这里时好像突然意识到旁边还有玲玲的存在,他看了专心致志听他讲的玲玲一眼,又看了我一眼。我也正在听老三高谈阔论呢,就催促道:「快说呀,大家都学学……」

玲玲也在一旁催促道:「是呀是呀,快讲呀……」

老三这才继续的缓缓道来:「我认为男女之间做爱和性交并不是一个概念……」话音一落便又环视着我们一圈的人。

老四听到这句话直接就问道:「差哪呀!!?」

老三一看挑起大家的好奇心,才又缓缓的说道:「做爱我认为是两人一起做爱做的事情,或者由爱情衍生出来的事情,而性交就完全是以繁衍后代为目的……」说完又停下来,继续吊我们的胃口。

急性子的老四急了,「老三,你说不说,你在那装什么大瓣蒜,问你点事情看你装的……」

我一看老四急了,就赶紧说道:「是呀老三,不要在吊大家胃口了,快说吧……」

老三呵呵的笑了笑,说道:「老四,你急什么,我不正要说吗……」接着喝了口水,缓缓的说道:「我认为性交只是做爱的一部分,但并不是全部,男女足交、乳交、肛交、打飞机……」接着对玲玲说:「不好意思小玲,借你的脚用一下。」

说完后便把玲玲放在床上的双脚抬了起来,玲玲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但是并没有制止,而是任由老三继续着……

由于玲玲背靠着我,我看不到正面得状况,却能够看到老二和老四的眼睛都亮了起来,我想他们除了看到玲玲白嫩的小脚丫外应该也看到了睡裙里面的东西了吧。

老三继续说着:「足交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女孩子脚丫一定要能够刺激起男人的性欲才有可能,就像小玲的脚丫白白嫩嫩的,不能有明显突出的骨骼、不能有很明显的脚筋和血管、不能有死皮老茧,同时脚趾还需要纤细修长,脚趾的长度错落有致,这样才能称作一双完美的脚……」接着又把玲玲的两只脚脚掌对脚掌贴合在一起,说道:「同时还需要有适度的足弓,两只脚合在一起要有能够让男性生殖器通过的空间,你们看,小玲的这双脚确实是极品,我见了这么多女孩子还没有比小玲的脚更完美的……」

老三并没有夸大其辞,玲玲的脚确实很美,她平时也十分的爱护,经常用护手霜来保养。老二从老三的手里接过玲玲的双脚,接口道:「我来看看……」放在手里不停的摩挲起来。

玲玲这时双脚脚心相对合拢在一起,两腿自然只能向两边分开,从我的角度看过去,玲玲丝质的睡裙很自然的垂下,但只能挡住上面的部分春光,下半部分应该全部暴露在他们几个的目光下。老二爱不释手的把玩着玲玲的小脚,玲玲也并不阻止,只是靠在我的身上还在继续的听老三讲……

老三接着说道:「肛门与直肠的括约肌和阴道里面肌肉的结构不一样,肛门内的温度也要比阴道内高,所以肛交也是爱侣间常用的一种做爱方式。至于乳交吗……」说道这里老三的眼睛又扫过了玲玲的身上,接着说道:「这个必须要b罩杯以上的乳房才能够实现,所以也需要做爱对象的选择……」

玲玲的身材一直是我引以为傲的,她的胸部是c罩杯,老三这个花丛中的老手应该也能看得出来,所以说到刚从的节骨眼才看了玲玲一眼。老三的举动既让我感到无比自豪,也让我的头脑有些发热,借着酒劲我在一旁添油加醋道:「怎么样,还需要小玲帮助你什么,我可没有意见呀……」

老三听到这里兴奋的半开玩笑的说道:「真的吗,那我们可不客气了……」

玲玲听到这里却有些不快的说:「你们想的倒是挺美,征求我的意见了吗?」玲玲虽然这么说着,可是一双小脚却还没离开老二的双手。

听到这里,老三并没有说什么就站起身走了出去,这下可是把玲玲弄了一个大红脸,玲玲反应了半天才撒娇地说道:「老三他怎么这样呀,人家是开玩笑的……」

话音还没落老三又回来了,手里还多了些什么,他把东西放到床上笑吟吟的看着玲玲说:「呵呵,我去取点东西,既然玲玲是开玩笑的,那我们就不客气了……」说着把刚才拿的东西边展示给大家看边讲道:「这个事强生的婴儿油,中性的,润滑作用十分出色,足交、乳交和肛交的时候必不可少。」

老四紧接着问:「老三,这几种方式你都试过了吗……」

老三颇有些自得笑着点点头,弄的老四直吞口水,自言自语的嘟囔着:「看来我还真是就会打桩……」

老三却有些吃惊的说:「不会吧老四,口交都没试过……」

老四尴尬的摇着头,眼睛却不敢和老三的目光直视,我看着老四的窝囊样,心里不禁替他打抱不平,冲口而出道:「那有什么的老四,这事包大哥身上了,我帮你找人解决……」说完之后却有些后悔。

这时他们四个人的眼光都射到我的身上,看的我有些发毛,玲玲却醋意大发的问我:「怎么,你路子还挺多,做这个的都认识……」

我忙嘿嘿干笑着的辩解道:「没有没有,我只有你一个,我刚才想到的人也是你……」壮了壮胆子又接着说道:「你不是一直对老四的大鸡巴很好奇吗,找个时间帮我兄弟个忙呗……」我借着酒劲胡言乱语的说着,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玲玲回过头,不知是喝多了还是气的,脸蛋红扑扑的,她忿忿的瞪了我一眼,说道:「你还真以为我不敢是吧……」说完便把自己的脚从老二的手中抽回来,对老四说:「来,咱俩做给他看,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胡说……」

老四突然也蒙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惊讶的看着我。这时我反倒放松了,我靠在墙上微笑着看着玲玲和老四,对老四说:「千载难逢的机会呀哥们,你还在考虑什么呢!」

这下老四更蒙了,长大着嘴不知道该怎么办。玲玲回头看了我一眼,也笑了,对我说:「好,是你说的,希望你不要后悔……」话音刚落就把自己美丽的小嘴贴到了老四的耳朵上,轻轻的呵着气,一只手在老四的短裤上,来回的抚弄着。

老四刚开始还不敢有动作,但看到玲玲来真的了而且我也不反对,两只手便开始在玲玲的身上游走,过头顶,从手臂上脱了下来。玲玲嘴唇沿着老四的耳朵向下滑去,一直吻到他的短裤边缘,玲玲拉下了老四的短裤,老四那充血而勃起的鸡巴一下弹到玲玲的脸上,我看到从玲玲的眼睛里流露出了一种惊喜眼神。

玲玲轻轻的用手抚弄着,平时我和老四一起洗澡时倒是见过他的鸡巴,但是从来没有看到过完全充血勃起的,我今天也被老四那完全勃起的鸡巴震惊了,整个鸡巴有20几公分,十分的粗壮,龟头足足有鸡蛋大小。玲玲似乎也被这场面吓到了,用手抚弄了半天才吃力的把老四的龟头含进口中。

这时我和老二、老三都忍不住了,上去想一起加入战斗,玲玲看到我们一起上前抚摸她时马上吐出了老四的龟头,说了一声:「等等……」

我们大家都没反应过来,呆呆的看着玲玲,玲玲由于酒精和荷尔蒙的刺激,变得粉嫩无比,她指着我们嗤嗤的笑着说:「今天我说了算,你们有意见吗?」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起点了点头。

玲玲又接着说:「今天我和老四做,二哥吗……我可以给他口交,不过你们两个坏蛋休想……」



完 [ 此帖被wangboshi2在2017-09-07 22:10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