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给别人戴绿帽子的感觉
给别人戴绿帽子的感觉

            给别人戴绿帽子的感觉



字数:6758

  作为公司的资深员工,且因为个人记录一直良好,业绩也算过得去,老板破例把我下放到一个县级城市,要我负责开发三级市场。把我郁闷的几天没心情说话。同事都为我不值,我更加难过。甚至做好了一份辞职报告。做过市场营销的大概都清楚,开发一个三级市场,需要花费太多的精力和物力,一旦没做好,代价是很大的。在公司,我也做到了部门主管的位置,到三级市场去,虽然职位提升到经理,但是一切都需要自己去重新开始,现在的人脉,资源都没用了,白白便宜了别人。

  老板毕竟是老板,看出了我的心事。那天把我叫到办公室,对我说:「年轻人,要有进取心嘛。之所以调你去三级市场,是因为我通过多方分析做出的决定。你有冲劲,有能力,我相信你能够做好的。对了,去三级市场,工资会加20%,还有补贴,如果是我,我会去的,毕竟是个机会,如果你做好了,你会有更多好处的……」想想老板说的也有道理,我打消了辞职的想法。

  几天后我在小城的一个中档小区租到一套住房,在城中心地带租了两个写字间。招聘了十几名员工,分公司就算开张了。忙碌了20多天。总算把一切都理顺了,虽然业绩暂时不太好,毕竟也算走上了正轨。小城的日子实在不怎么样。白天到还容易混过,忙碌一点,时间也就打发了。晚上就无聊了。人生地不熟的,除了在住地上网,看看小说,实在找不到打发时间的娱乐。或者是我的生活方式有问题吧。一直不喜欢去KTV,酒吧那些地方。所以,每每有员工要请我去K歌,我都拒绝了。

  冬天的小城比较阴冷,周末的午后。我无聊上街。准备去找个地方打理一下自己日渐疯长的头发。一路走过街道,小城的街道很狭小。不过小城的黄业却比较发达。一排排发廊,一群群XJ,或坐或站立,都无一例外的望着街道,每遇一路过男子,都会异常热情的招呼。我不敢进去,不是没那色心,关键是刚来到这个地方,一切都不熟悉,怕万一因为自己的不小心,惹出什么乱子,就麻烦了。

  走过3,2条街道,居然没找到一家正规的理发店。郁闷地招手,上了一辆人力三轮车。问车夫:「我找个地方理发。你带我去!」

  车夫笑笑:「大哥,这么多发廊,你不进去?」

我晕:「我要正规的理发,不是玩XJ!」

  车夫笑答:「哦,误会了,我知道一家理发店,技术还不错!」三轮七拐八拐,把我拉回了我租房的附近。正在我要问的时候,车夫对我说:「你看前面,那不是一家理发店吗?」我顺着车夫的手看去,果然,就在我租房小区的后面,一家理发店赫然在目。下车走了过去。招牌题字很大:顺意美发中心。

  很搞笑,所谓的美发中心,门面宽不过3米,不过装修得也算不错。进店一看,店内大概有40,50平米。4,5个人正无聊地坐在那里。一个17,8岁的男孩对着我笑:「欢迎光临!」我也笑笑,算是回答。男孩问:「请问你是剪发还是洗头?」我说:「都要!」男孩说:「好的!」

  我说:「我要你们店里面剪发最好的师傅给我剪发!」

  男孩有点为难:「最好的师傅,就是我们老板了,可是,他一直很忙,今天都没来!」

  我有点想笑,看着男孩古怪的表情。然后问:「那谁剪得好点?」

  「那就是老板娘了,不过,她也不在,她接孩子去了,大概要过半小时才会回来!」男孩。

  「那好吧,我等。你先帮我洗头!」

  「好的。」

  洗头很慢,估计男孩是为了不让我觉得不耐烦。洗头很仔细,手法也很不错。蛮舒服的。「老板娘回来了!」男孩告诉我。我没理会,继续享受男孩给我按摩头部。等我坐到椅子上的时候,一个有点沙哑的女声:「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我答:「没关系,只要头发剪得好,有点架子是正常的!」

  「你真会说笑,哪里嘛!今天孩子去上奥数。」

  我透过镜子看那老板娘,大概30岁左右,头发染了酒红色。鼻子尖尖的,睫毛有点长,画了个淡妆。长得又点象邻家大姐。上身穿衣件杏色的紧身毛衣,下穿一条黑色紧身牛仔裤,黑色长靴。身材还蛮不错的,凹凸有致!老板娘被我看得有点不好意思,问:「我看你是第一次来这里吧?以前从来没见过你的!」
  「对啊,我刚来这里20多天,找个理发店还真不容易!」我答。

  「是啊,这里的理发店的确不算太多,我知道的也就3,4家而已。」她说。

  「发廊到不少,可惜都不剪发!」我笑。

  「你去过了么?」她好奇的问。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我大笑,「所以都没进去!」

  「哦。你准备剪什么发型?」她问。

  「平头吧,我头皮屑比较多,平头清爽!」

  「不怕冷吗?」她问。

  「没关系,我习惯了的,你只管剪吧!」我说。

  半小时后,头发打理完毕,看看还不错,起码我看起来比较整洁。「谢谢你,老板娘,多少钱?」

  「不客气,15块,如果你觉得还可以,欢迎以后再来啊!」她笑着说。
  「好的!」我离开。

  我是个比较懒得人,特别是冬天,一般要4,5天才洗澡一次。头发就是个问题了,必须天天洗,谁让我头皮屑那么重呢?唉。所以,几乎每天中午吃饭完了之后,都会去那老板娘的理发店洗头。一来二去,和理发店的人几乎都混熟悉了。彼此也时常开点玩笑。理发店有6人:老板(赵哥经常不在,只看见过2次),老板娘(唐姐),那个男孩(老板的表弟赵小飞),3个小妹,老板的徒弟。

  转眼春天来了,3月的一个午后,又去洗头。远远看去,店外围了许多人。走近一看,大家都议论哄哄。门突然开了,老板骂骂咧咧的冲了出来。老板娘披头散发地在后面追赶。老板招手打车而去。老板娘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声地哭泣起来。店里面的几个小妹都跑出来,连拉带拖的把她弄回店里面。

  我进去,赵小飞忙说:「大哥,今天你估计没办法洗头了。」我环顾店内,墙上的镜子破了2面,理发工具躺在地上,七零八落。椅子东倒西歪。我问:「怎么了?」

  赵小飞哭丧着脸说:「都怪我哥,打牌输钱了,来找我嫂子要钱,我嫂子不给,我哥就打了我嫂子!」周围那3个小妹也七嘴八舌的数落他们的师傅。老板娘还在哭泣,不过声音小了些。我上前劝慰:「算了,钱都已经输了,唐姐你再哭无济于事了!」

  「唉,我哥今天太过分了,他刚才拿走了今天我嫂子准备交的房租!」赵小飞说。「6000块啊,3个月的房租。他昨天晚上还输了不少……」唐姐听赵小飞的话之后,哭泣的更厉害了。「我们这个店开起来真不容易,赚点钱也难,他天天都去打牌,输多赢少,我好不容易找父母筹了6000块,今天下午房东来收房租。现在怎么办啊?」我无语。实在不知道怎么劝她了。默默地帮他们收拾地上的残局。然后离开。

  晚上吃过饭后,我出门溜达。路过唐姐的理发店。透过玻璃门看里面,很冷清。只有唐姐一人在里面。我推门进去。唐姐头也没抬地说:「对不起,现在不营业了!」

  我说:「我不是来理发的,我就看看!」

  唐姐见是我,就问:「有事情吗?」

  「没事情,路过,看看你好点了吗?对了,你的房租怎么交的?」我问。
  「唉,没交呢。和房东说了,晚几天再交。暂时没钱啊!都怪那天杀的……」唐姐无奈的说。

  我说:「算了吧,不要放心上了,事情已经出了,你再骂也不能够挽回赵哥输的钱!」

  「都怪我自己,如果当初不是那么执迷不悟,就不会有今天了!」唐姐幽幽的说。我没说话。她似乎在自言自语:「那个时候,他来我们这个县城,在一家理发店当学徒,我和他就是在那里认识的,我们交往了。他是我的初恋。我父母亲戚都反对,可我那时候天真的以为,只要有爱,就有一切!」

  「典型的有情饮水饱!」我插口说。

  「是啊,虽然那时他什么也没有,但是,我觉得他很有理发的天赋,学习得很快,3个多月就出师了。然后,他继续在他师傅店里帮工,我也去那里一起学习。后来,我们结婚了,再后来又了孩子,今年孩子都8岁了。再后来,就筹钱开了这个店面。可是,最近几个月,他突然迷上了打牌,输多赢少,家里不多的积蓄都被他输光了。孩子他也不管不顾,每天也不来店里。现在生意已经大不如前了。钱几天,我好不容易在父母那里借了5000块,加上自己藏起来的1000块,凑够了房租,可今天,他却抢走了……」她越说越激动,哭泣之声再次响起。

  我只能够劝慰:「想开点吧,唐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总会有解决的时候!」她听没听见我不知道,不过哭泣声音倒是小了……我问:「你吃饭了么?」

  她答:「还没有呢?一下午都在收拾,换镜子,哪里有空啊?」

  「那你孩子呢?」

  「我妈妈家。我送妈妈家去了。没时间给他做饭啊!」她很伤感。

  「那我请你吃饭吧!」我说。

  她关门,我们一起走进一家小饭馆。吃完饭,其实只是她一人吃,我在旁边看。她吃得很少。「谢谢你!」她说。「客气什么?一顿饭又不值钱!」我笑。「不是吃饭,而是谢谢你听我说那些无聊的牢骚!」

  「我最喜欢做听众了,因为我唯一的长处是听别人说!」我笑着说。「你喜欢唱歌么?」她问我。「我喜欢听歌,不怎么会唱,而且我的声音很差的!」我答。「你喜欢?那我请你去KTV!」

  「还是算了,免得你破费。还浪费你的时间!」她有点不好意思。「没关系,我到这里,还没进过歌房,走吧。让我见识见识你的歌声!」我说。

  她没再推辞,带着我来到一家门脸不是很大的歌厅。歌厅的名字蛮有意思:无从暧昧。她要了个小包房,点了一打啤酒。我问:「唐姐,现在和啤酒有点凉吧?」

  「没关系,反正我的心已经快凉透了!一点啤酒算什么?」她哀怨的说。歌声响起,很忧伤的一只歌。她略带沙哑的声音,配合那歌,听起来还有些味道。她一直不停的唱,不停的喝酒。我一直在旁边听,偶尔她也劝我唱,我都拒绝了。我怕自己的五音不全,会打消她排解忧伤的歌唱……

  她就这样不停息地唱了很久。我看表,都半夜1点多了。她依然没有停歇的意思。酒已尽被她喝光了,一打啤酒,我喝了2瓶,她居然和了9瓶,还有一瓶她给打碎了。她依然很清醒,我佩服她的酒量。真的,每次陪老板去见客户,我都只能够喝3,4瓶啤酒。「酒量太小」老板给我的评价!我想,如果我有她那么好的酒量,估计老板就不舍得把我发配到这里了。

  歌声停了,她看着我说:「真是让你做了看客了!我现在心情好多了,谢谢你!」我答:「没关系的,心情好了就好。人活着不就为了活个痛快,活个好心情吗?」

  她笑着说:「我们走吧,你明天还要上班,我怕耽误你工作!」我答:「不会,我一直习惯晚睡。一般这个时间,我都在上网!」

  她问:「上网?泡妹妹么?」我答:「在这里?开什么玩笑哦?还泡妹妹呢?没可能的!我就喜欢看小说!」

  我叫来歌厅老板埋单。走出歌厅。天已经下起雨来。3月的细雨,如牛毛,如花针,淅淅沥沥撒落在头顶。我有点出神的仰望天空。她忽然问我:「我该怎么谢谢你呢?今天你陪了我一晚上,又花钱,又花时间?」我没说话,依然望着天空。她招手叫来出租车,拉我上车。我回过神来,问:「你住哪里?送你回去!」

  「我回店里!」她回答。几分钟后,车停在她店面门前。我们下了车。她定定的看着我,我被她看得有点发毛。问:「怎么啦?有什么问题么?」

  「我想去你住的地方!」她说。「这个……这个……」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你难道不愿意?嫌我比你大?」她问。「不是的,我是没想到这个……这个……问题是……」我结巴了。

  「如果你真不愿意,那就算了。就当我没说过好了!」她有点生气。她一生气,我忽然不结巴了:「我愿意,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那走吧,你带路!」她有点命令的口吻。

  进了房间,她环顾四周:「还不错嘛,蛮整洁的!看不出来,你一个大男人,还会收拾屋子!」

  「我比较喜欢安静干净!所以,晚上无聊就做做卫生什么的!」我回答。
  「有咖啡吗?我想喝点!」她问。「没有,我不喜欢咖啡,茶可以么?」
  「可以,刚才喝酒有点渴了!」她说。「厕所在哪里?」我告诉了她,然后就去烧水泡茶。

  她在卫生间里面一呆就是10多分钟。我想她大概是酒喝多了吧。茶泡好了,她还没有出来。我去叫她,卫生间的门虚掩着,里面哗哗的水声。我刚准备叫她,一只光滑湿润的手把握拉了进去。她的胳膊缠住我的脖子,嘴唇贴在我的嘴唇上。热气腾腾。我哆嗦着手慢慢搂住她的腰,她激烈的吻我。舌头在我的口腔里不住的进出打转,手却没停止动作,一粒一粒的解我衬衫的扣子。

  脱掉我的衬衫,她的手继续向下,开始拉我的皮带。淋浴喷头的水,已经把我的全身都打湿了。我自己也进入了状态,在她解开我皮带的时候,我顺势脱去裤子。赤诚相见了,我和她!她咬住我的耳朵,我含住她的乳头。她的乳房有点松弛了,弹性不是太好,毕竟是生过孩子的女人。但是,乳头颜色还比较淡。
  双乳大概算34B吧。不是很大,一手刚好握住。她有点用力了,咬得我耳垂生痛。我哎呀的叫了出来。她没理会,手握住我的JJ,捏得很紧。我的JJ已经很硬了,她抬起左脚,背靠在墙上,呢喃着说:「我要!我要!」

  我一手托住她的左脚,一手拿着JJ对着她的阴部刺去!可惜,没进去。虽然她的阴道已经很湿润,但是,我从来没用过站立的姿势ML。所以,很有点难度的。一连三次,都没进入。她有点急了,用手逮住我的JJ,对着阴道,一下子,就进去了。我很激动,紧紧搂住她的腰,一进一出的运动。她闭着眼睛,嘴也紧闭着,屁股随着我的JJ的进出而运动。大约抽插了7,80下,感觉JJ突然一阵一阵的被夹得很舒服,她的手勒我的脖子也越发用力,高潮要来了,我加快了节奏。脑子一片空白。射在她的阴道里面。同时的高潮,让我们一下子都虚脱了似的,我从她身体里面出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她也顺着墙壁,慢慢坐了下来。

  10分钟后,我们从卫生间出来,躺在床上。她问我:「你一定觉得我是个很淫荡的女人吧?」没容我回答,她接续说:「你信么?这是我第一次和除我老公以外的男人做爱!」我笑:「我信或者不信会很重要吗?」

  她说:「真的,我一直希望我能够和他白头到老,恩爱永远!可是,我失败了!」我说:「唉,我也没想到我们会这样!」

  她问:「你后悔了?后悔和一个32岁的女人做爱吧?」我答:「没有,虽然你是和我做爱年龄最大的女人。但是,我真的没后悔!」

  她笑了:「谢谢你,我好久没这样开心了,也很久没做爱了,自从他迷上打牌!」我答:「我也是很久没做过了。自从来到这里,就没和谁做过!」

  她说:「我今天晚上就住你这里了,不回去了!」我问:「你不怕你老公找你吗?」她答:「他根本不在家,我在哪里,我在做什么,他都不会在乎,他现在只在乎打牌!」我说:「哦,那好吧!我只是怕你不回家会有麻烦,既然没有,那当然好!」她笑着看着我:「你吃饱了吗?」我诧异:「什么意思?」她有点羞涩:「我还想要……」我调侃:「我以为我是色狼,原来你才是!」她红着脸,没说话,眼神里面充满期待。

  我说:「我现在还硬不起来,这样吧,我用亲的,也可以让你上云天!」说完就把头向她的两腿之间凑过去。她似乎被吓倒了,一下子从床上跳到地上。我有点奇怪:「你做什么哦?跑什么跑?」

  「哪里有人亲那个地方哦!好脏的!」她答。「切!我遇见神仙了!你连口交也没做过吗?」我问。「没做过,他从来没这样做过,每次做爱,他都是猴急急的插进去,射完就睡觉!我哪里知道这些啊?」她有点不好意思。

  我说:「上来吧,保证让你回味无穷!」我把她抱上床,分开她的双腿,卧室的灯光很亮,她的阴毛很稀疏,只长在阴户上面,下面完全没长毛,颜色淡淡的,大阴唇很小,几乎快不能够包裹小阴唇。阴道口已经很湿润了,透明的液体流了出来,缓缓流向会阴。我用手指轻轻的抚摸她的阴蒂,她一阵哆嗦,呼吸急促起来。我伸出舌尖,在她的阴蒂上一下一下的打转,然后含住她的阴蒂,继续用舌尖舔舐。手也没停歇,捏住她的双乳,在乳头上画圈!大概5分钟不到,她的手紧紧抓住我的手,屁股一上一下的蠕动,嘴里开始呻吟,她高潮了。

  我依旧含住她的阴蒂不停的用舌尖舔。终于,她停止了蠕动。我从她两腿之间离开,躺在她的身边。她眼睛紧闭着,手却依然紧紧的握住我的手。我在她耳畔问:「怎么样?舒服吗?」她没说话,只是不住的点头。又过了一会,她翻身趴在我身上,问我:「你怎么会这样做?太舒服了,这种高潮时我从来没体验过的!你不怕脏么?」我答:「我也是从AV上学的,不过我的技术还不太好,心里上还有点压力,没用舌头舔你的阴道口!」她笑了:「谢谢你,让我体会了不一样的人生!」说完,开始不停的吻我,从额头,耳朵,脖子,乳头,小腹,道大腿,最后到了JJ。

  不过或者是因为,她从来没做过口交,含住我的JJ让我并不觉得舒服,牙齿让我的JJ有点痛。我让她下来,低头一看,JJ的皮破了。她有点难堪。连声说抱歉。我制止了。她问:「你还要做吗?」我说当然,我压在她身上,进入。她的手不停的抚摸我的背和屁股,阴道也已紧一松的夹我的JJ。这一次,比第一次时间要长很多。大概做了40分钟吧。终于发射完毕。然后,互相搂住对方,沉沉睡去。

  早上醒来,她已经离开了,书桌上有张字条:「你好好睡,我先去开店了。我还会再来的……」纸上还有一个淡淡的口红印。我笑了,感觉真好。

  我依然天天去她的店里洗头,依然会照单付钱,我和她也隔三岔五的到我的屋子做爱。她的老公依然沉迷于牌局。每次在理发店遇见她老公,我都会思索许久。给别人带绿帽子的感觉实在不好形容。希望结婚了的朋友,千万在意自己的老婆,否则,你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送顶环保帽子的!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7788yoke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7788yoke 金币 +14 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